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美女總裁背后的男人 > 第30 1章 又買姨媽巾?
    “得得得,大姐,大媽,我算您厲害,這錢我可以給你,但是你可以告訴我你要這錢的用途嗎該不會是又貼給什么窮小子了吧。”我沒好氣的問了一句,米菓這家伙也是完全無視合同的存在,想要錢就拿,而且一次還要這么多。就算我是個大款也沒法這樣給啊。再說了,我還不是大款。

    “別亂喊,我要錢自然是有要錢的用途,這個你就別管了。”她聽我同意,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感情今晚過來又是跟我要錢來了。

    “我可丑話說在前面,這可是我最后一次提前給你房租了,事不過三,絕對不能有第三次,否則就算你把合同拿出來也是你吃虧的。畢竟上面寫的明明白白,咱得走規章秩序。”我還真怕她會不講道理,從這兩次要錢就能看的出來,她基本上一點法律意識都沒有的。

    “切”她有些不以為然,“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我不禁有些好奇,這丫頭嘴上說著再也不見她的老爸,可是這會兒給了她錢,她又要帶我去見。一邊說我沒有什么好的動機,另外一邊掉頭就當沒問過。也不知道她和她老爸之間到底有啥過節,不過這丫頭的性子就這樣,用個難聽的詞來說就是反復無常。

    既然能去見米超聯,那就得先想好該怎么去說服他,不然就算見了面,也沒用。

    說起這種走后門的關系,我也是第一次經歷。是要帶什么東西,還是該直接給錢

    嗯為什么感覺自己就像是米菓說的那種人了,還是說,只要走后門就要這樣做

    不由得有些尷尬,看來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米菓中的那些俗人。原來還以為自己多清高,找她老爸也并沒有什么別人壞的目的。

    “對了,你和你老爸之間到底是有怎樣的過節,為什么你之前說不要再去見他。”

    我把啤酒瓶扔進垃圾桶,卻沒發現垃圾桶的垃圾也被人給清理干凈了。

    回頭再看去,甚至就連房間里都被人打掃的干干凈凈,難道是有人把我住的地方打掃了一遍嗎可是我的鑰匙沒有給過別人啊,那人又是怎么進來的。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米菓低聲對我說道,“你說父女倆哪有什么新仇舊恨的,只是他不喜歡我出去玩,而我也討厭他總是出去應酬。媽媽也就是因為他的應酬,才離開了我們。”

    我有些意外,“男人的應酬,在所難免啊。”

    “別人的應酬最多一點,他能應酬一夜”米菓的話說完,我對米超聯又有了一個新的認知。看來這個人并不是像安情說的那樣,無懈可擊,只要是個人,都有著他自己的缺點。

    “所以,你就不想見他”我倒覺得這丫頭可能會有些夸大其詞了,畢竟這丫頭的本性我也清楚,她對于錢這個東西沒有很好的一個概念,而且花錢還大手大腳的。以我最可能性的推測就是她花錢實在是太厲害了,所以米超聯才會不怎么理她,甚至給她經濟上限制。這丫頭性子也傲的很,于是父女倆就反目成仇了。

    “那還能有假”她越是信誓旦旦,我就越懷疑。

    但這也不是我該考慮的問題,既然現在她已經答應了我要帶我去見她的父親,就已經足夠了。我現在要考慮的就是該怎么去解決米超聯,既然她也說過她的父親經常夜不歸宿,最基本的判斷米超聯這個人也愛玩。

    有其父必有其女。

    女兒這樣,他本人也好不到那里去。

    至于安情的話,我現在只能當做一個參考,雖然她也挺關心我的,但是在具體的事物方面,她接近我可能還會有她自己的目的。雖然現在看上去還不是很明顯,可是我能感覺到,安情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否則,她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位置。

    “行,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能反悔”我現在倒不擔心那五萬塊錢,只要能把她的老爸搞定,那以后絕對不止五萬塊錢的事情,可能五百萬,五千萬。相反,我還會有點擔心,這丫頭突然變卦,拿了錢又反悔不帶我去。畢竟,這丫頭的性子就是這樣。

    “一言為定”米菓跟著我勾了勾手指,就算是達成了一個約定。

    晚上她非要留在這里,我也不好趕她走。最后還是把床留給了她,自己又在沙發上將就著過上一夜。

    天剛亮,米菓就已經把我給拍醒。

    我十分驚訝她怎么起的這么早。

    “你不困嗎”我打著哈欠,還想再睡一會兒。

    可是,看著她突然沖進了廁所,我瞬間也是一個腦袋兩個大,這丫頭,自己上廁所還把我給弄醒,真是缺德

    “你還躺著”廁所里,米菓大聲嚷嚷著。

    “大姐,有沒有搞錯啊,這么早你是要整死我嗎”我十分不滿的說道。

    “我我,我那個來了,忘了帶那個了”她的聲音斷斷續續,就像是一個害羞的小姑娘。不,在她這里,就是一個害羞的母老虎,也不對,應該是吃壞了肚子的母老虎。

    也許是我還沒睡醒,半天才反映了過來,什么什么意思那個來了

    “喂”我試探著問了一句,“米菓,你,你哪個來了”

    “你說女生還能有誰來,快點,別給我裝楞。”她的火爆脾氣說來就來。“哎喲,肚子疼死我了。”

    我心里覺得好笑,這丫頭活該,叫你成天這般,現在報應來了吧。

    可話只能放心里,不能說出口。

    “真的假的啊,這大早上的,你讓我去哪里買”我有些無語,要讓我再下去買這玩意兒,而且還是大清早的,哪里有賣的,人家店還沒開門吧。

    米菓已經在廁所里嚷嚷起來,“沈濤,你是不是個男人啊,我跟你說,你要是不給我去買,我,我就那你衣服墊在下面”

    咳咳

    我差點沒被她這話雷個外焦里嫩,感情,感情衣服還能往下面墊

    不過我怕她反悔了不帶我去見她的父親,最后還是依著她的意思下了樓。

    “那你在廁所待會兒,我這就下樓去。”

    “快點”

    聽她這難受的勁兒,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也不是說幸災樂禍吧,倒是見這丫頭吃癟的機會不多,尤其是這她自己身體上的痛苦,也怨不著別人。

    不過,這可算的上是我第三次幫女孩子買這玩意兒了,以后干脆改行直接出去賣姨媽巾吧。不,應該叫姨媽大使。

    以前和方菲在一起的時候,我也給她買過,不過很多的時候都是她自己照顧自己。現在她的心跟自己的已經遠了,不提也罷。后來又給夏云買過,雖然不是姨媽巾,但也是因為肚子痛給她買的暖腹貼。

    這一次,則是米菓,這個宛如麻雀般的丫頭。偶爾看她安靜一會兒,或許會覺得她像個百靈鳥,但是一旦她嚷嚷起來,絕對比麻雀還要麻雀。

    在樓下逛了一圈,附近的百貨超市門根本沒開,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才早上六點多。這時候人家多半還沒起床吧。

    不遠處有個二十四小時的商品之家,買好了紙巾后發現旁邊還有一個沖泡的藥水。看這丫頭疼的樣子還蠻厲害,想著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順便也買了一份。
11选5任三技巧 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