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戰少,一寵到底! > 第1935章 1935 難受的緊
    “狄先生,我有事要和沂南他談談,麻煩你先回避一下,好嗎?”

    不管什么時候,向思琴總能表現出一副溫婉有禮的模樣。

    “很抱歉,向小姐,秦總之前答應過我們家少奶奶,今晚會早點回去陪她。”

    回視著一臉微笑的向思琴,狄森臉色卻不怎么好看,話語也是冰冷。

    “沂南就在這里,要走要留應該由他來決定,狄先生,你說是嗎?”

    狄森幽深的目光掃了眼一直安靜站在那里的秦沂南,最后落回到向思琴臉上。

    “秦總雖在這里,可他現在意識到底怎么樣,向小姐應該比誰都清楚。”

    自家秦總到底怎么一回事,狄森還搞不太明白。

    可他那張紅得非常不正常的臉,他卻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不是對秦總下藥了?”凌厲的目光落在向思琴臉上,狄森身上那股寒氣也在不斷外溢。

    “狄先生,你在說什么呢?我只是想要和沂南聊聊天而已,你可別血口噴人。”

    “是不是血口噴人,向小姐不是最清楚不過嗎?”

    向思琴懶得理他,看著伸手揉著自己太陽穴的秦沂南,臉上始終掛著一抹微笑。

    “沂南,咱們走吧,我不喜歡被別人打擾到咱們。”

    秦沂南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腦袋瓜,看著眼前的女孩,神情變得更加痛苦。

    丫頭,他的丫頭終于回來了!

    她不是跟那個男人離開了嗎?這次是專門回來找他的嗎?

    “沂南。”見秦沂南沒有和自己上樓的意思,向思琴再次柔柔喚了聲。

    “向小姐,別太過分!”

    向思琴白了狄森一眼,眼底全是不屑:“不是說了讓沂南自己決定嗎?你怎么這么固執?”

    要不是他忽然追上來,他們倆現在只怕已經到她房間了。

    天知道,她剛才是怎么半推半就拉著秦沂南來到這里的。

    藥性明明那么強,秦沂南卻似還有幾分自己的意識。

    換了其他人,早就任由她使喚了。

    她的男人,就是那么厲害,一般人怎么能夠和他比?

    “向小姐,請留步!”見她帶著秦沂南就要往樓梯口邁去,狄森大步向前將他們攔下。

    也在這個時候,向龐帶著幾名保鏢追了過來。

    “思思,別胡鬧!”秦沂南現在的模樣,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很不正常。

    “爸爸,你們到底要干嘛?我不過是想和沂南單獨聊聊天而已!”

    她做自己的事情,怎么就那么多多余的人在這里吱吱喳喳?不知道這樣會讓人很厭煩嗎?

    “向小姐,得罪了!”

    見向思琴還沒有收手的意思,狄森一個快步,直接將秦沂南拉回到自己身邊。

    看著向龐,他的聲音比平日都要低沉:“向總,先告辭了!”

    “至于今晚發生的一切,希望向總明天可以給秦總一個交代。”

    說罷,狄森不再理會他們,拉著秦沂南的手臂,迅速從主屋離開。

    “沂南,別走!我們還沒好好談談呢!沂南……”

    “攔住大小姐。”

    “是,老爺!”

    至于后來他們在主屋發生了什么事,狄森無從而知。

    來到前院,狄森用大掌打來一些水,直接潑在秦沂南臉上:“秦總,感覺怎么樣?好點了嗎?”

    “發生什么事?”看著夜幕下的狄森,秦沂南此時的聲音沙啞無比。

    “秦總,剛才你……”狄森頓了頓,下意識往四周掃去:“少奶奶還在家里等你,我們上車再說。”

    秦沂南用力捏了捏依舊發痛的太陽穴,頷首,隨后跟著狄森一同上了車。

    “到底發生什么事?”

    等狄森開著車子,駛離了向龐的別墅,坐在后座的秦沂南表情看起來也十分的難受。

    “秦總,你剛才被向小姐下藥了,她還意圖將你帶回房間。”

    這種事情,對于秦沂南來說可是莫大的恥辱。

    可以的話,狄森也不想在他面前提起。

    “下藥?”秦沂南沙啞著聲音,用力摁住自己的太陽穴。

    狄森這么一說,某種燥熱的氣息瞬間在他身體里蔓延。

    難受!真的很難受!

    “秦總,再堅持一下,我們很快就到家了。”

    秦沂南的隱忍,剛才在前院的時候,狄森已經看得清清楚楚。

    秦沂南沒說話,他從來沒想過向思琴居然會對自己下藥。

    而且,還是那種無恥的藥。

    “秦總,先喝口水,可能會好受點。”過了一會,狄森再次輕聲提醒。

    秦沂南頷了頷首,隨手在一旁拿起一瓶礦泉水,抬頭一下將一整瓶喝完。

    可喉嚨和身體的燥熱,卻沒因為那一瓶水而減少半分。

    一瓶喝完,秦沂南只能拿起另外一瓶,又是一抬頭,一整瓶礦泉水再次瞬間被他喝光。

    “秦總,再忍耐一下,十分鐘左右就到了。”

    在狄森看來,只要回到韓雨桐身邊,自家秦總就有救了。

    可他似乎忘了,在這種情況下,就算韓雨桐也很難幫得上忙。

    “秦總,要不要下去給你買點冰的飲料?”秦總如今身體這么熱,喝點冰的,效果應該更好。

    “查查向思琴到底怎么一回事,藥是她買回來的,還是怎么弄來的。”

    秦沂南沒回應他的話,沉默了片刻,忽然沉聲開口。

    此時,額上臉上也布滿了汗珠,甚至,還時不時沿著他下巴不斷往下滑落。

    “是,秦總。”對于這個問題,狄森也是很好奇。

    平日里看似斯斯文文的向思琴,他怎么也沒想到她會做出這么荒誕的事情。

    換了平時,大概需要開上半個小時的車程,才能回到別墅。

    為了秦沂南能少受點罪,狄森用了不到二十分鐘,便將他送了回去。

    “今晚的事,一個字也不許說。”回到主屋大廳,秦沂南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話語依舊低沉。

    “是,秦總。”看著秦沂南那道高大的身影,狄森還是不免有幾分擔心。

    “上網搜搜喝點什么好,等會讓人送來。”一邊往樓梯口邁去,秦沂南一邊沉聲吩咐。

    “是,秦總。”狄森應了一聲,直到看著秦沂南上了樓,他才轉身迅速往自己房間返回。
11选5任三技巧 稳赚